欧洲新闻网 | 中国 | 国际 | 社会 | 娱乐 | 时尚 | 民生 | 科技 | 旅游 | 体育 | 财经 | 健康 | 文化 | 艺术 | 人物 | 家居 | 公益 | 视频 | 华人
投稿邮箱:uscntv@126.com
主页 > 人文 > 文化 > 正文

牛栏江“过溜”解千古之秘 云贵桥是唐蒙入夜郎“莋关”

2017-09-25 10:21  前沿时报  李才武

 ■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 李才武

解谜自“巴蜀筰关入”这句话的意思,这是比蜀道,也比夜郎道还难之事,因为在千年来,学界都拿它有些无法。所以后来才有人要改动司马迁的原记,称“巴蜀莋关”要改为“巴符关”。因为这样改动后,就有些“合情合理”了!这是中国历史上自有人说“夜郎自大“之后”,强改司马迁《史记》原意,中国历史上又出现一文字案。经记者作大量走访,并对《史记》中西南夷的记载作深度研究,又破唐蒙从巴蜀进入夜郎之秘。老办法,从“同师”、“楪榆”这两个古地名的破译,顺藤摸瓜。综合排比。分析认证,排除疑问。吹尽黄沙始见金!

“同师”、“楪榆”这两个古地名,是后世的人在翻译《史记• 西南夷列传》时,被搞掉的重要坐标。细心的“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记者从新华字典里,从互联网上,找到它们分别是现在云南省的保山、大理。

《史记• 西南夷列传》记载:“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此皆魋结,耕田,有邑聚。其外西自同师以东,北至楪榆,名为巂、昆明,皆编发,随畜迁徙,毋常处,毋君长,地方可数千里。自巂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徙、筰都最大;自筰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冉駹最大。其俗或土箸,或移徙,在蜀之西。自冉駹以东北,君长以什数,白马最大,皆氐类也。此皆巴蜀西南外蛮夷也。”这段文字的内容,就为我们框定了古夜郎国的基本精准位置:牛栏江以东的滇东北昭通市、黔西北的毕节市局部地区:昭通市镇雄、彝良大关、昭通、鲁甸、威信、盐津、绥江、永善;贵州威宁、赫章、七星关、纳雍除其东南部部分地区。

6565.jpg

云贵红军桥。李才武 摄

《史记• 西南夷列传》记载时唐蒙自巴蜀筰关入,是说唐蒙从“巴蜀莋关”进入夜郎。有几个关键点:一、“筰”又作“笮”,指竹篾拧成的索,可以搭成(竹索桥)。推断这段话的意思,是唐蒙自巴、蜀、莋这样一个地理顺序,“关入”,就是通过关隘、关卡进入了夜郎。而这个关隘极可能是(利用竹篾拧索搭搭成的竹索桥),是古夜郎的一道风景。因此,解说“莋关”,当许多人习惯地把它作为一个地名,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在这里,“莋”充当的,不是地名,而是“莋桥”,可理解为竹索编成的吊桥。就是唐蒙自巴蜀之地,通过竹索编成的吊桥以连接的关隘、或关卡,进入了夜郎。

夜郎灭国以前的研究在整个夜郎研究中具有决定性意义。“夜郎马帮”注意到,汉武帝建元(前140—前135)年中,派郎中将唐蒙出使夜郎。《史记∙西南夷传》“殿本”作“自巴属筰关入”,而“百纳本”则将原文改作“自巴蜀筰关入”。

888888_副本.jpg

桥上踏石留痕。李才武 摄

《史记∙西南夷传》“殿本”作“自巴属筰关入”,据其意,就是从“巴”之“筰关”“入”,进入(夜郎)。查“筰关”,古“巴”地无“筰关”一地,有的学者在详考版本出处之后,指出了“百纳本”之修改:“而‘百纳本’或以筰关在今四川汉源,历史上向来属蜀,从未属巴,因而认为句中‘属’字乃‘蜀’字之讹误,遂将将原文改作‘自巴蜀筰关入’。”“夜郎马帮”认为,以司马迁遣词用句之严谨和风格,不可能出现“自巴属的筰关”的用语。而且,我们在研究唐蒙带万余之众进入夜郎时,其时间段是在僰道尚未开通到夜郎腹地之前的公元前135年。这个时候,唐蒙深入夜郎,是一边作考察,一边走进夜郎的。因此,他走的路线,应该就是汉武开辟出西南丝绸之路的五尺道以前的民间商道。所以,学界断言唐蒙“自巴属筰关入”,而又断言“筰关”是笔误,乃今“巴属”之“符关”,就是个文字案,在玩弄历史。是存在千年的智笑愚赅!

学界认为“自巴属筰关入”还是“自巴蜀筰关入”这个疑案,早在清朝和民国学者之前的一千多年前,就被中国伟大的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472?—527)解决了。理由是郦道元在中国各地“访渎搜渠”,尤留心水道之地理考察。今人论其地理巨著《水经注》言及唐蒙通夜郎时,认为郦氏是根据自己实际考察而获得的真知及其地理学的深厚功底,判“筰关”乃“符关”之误,将这则史事定为“出巴符关者也”。

7777777_副本.jpg

1936年3月中国工农红军也从此进入威宁。李才武 摄

“夜郎马帮”注意到,《史记∙西南夷传》记载了唐蒙初次进入夜郎,见到夜郎王多同之前的情况:及元狩元年,博望侯张骞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杖,使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可数千里,得蜀贾人市”。或闻邛西可二千里有身毒国。骞因盛言大夏在汉西南,慕中国,患匈奴隔其道,诚通蜀,身毒国,道便近,有利无害。于是天子乃令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使间出西夷西,指求身毒国。至滇,滇王尝羌乃留,为求道西十余辈。岁余,皆闭昆明,莫能通身毒国。

这段话记录了张骞出使大夏,于是天子乃令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使间出西夷西,指求身毒国。这个情况,记载了汉使是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但并不包括唐蒙在内。但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使间出西夷西”,就是说,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是从今昆明市以北的西夷往西,寻找到印度的道路。但是,在这里,汉使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是如何从长安到达西夷的?《史记∙西南夷传》没有作交代。但是,此时在民间,早已存在从成都通往“同师”、“楪榆” (今云南保山、大理) 的“永昌道”了。永昌为保山的古名。故而我们可推断出,西汉使者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从长安到西夷,并在昆明见到滇王,在僰道还没从宜宾进入夜郎之前,西边从成都到“楪榆”的民间商道,就应是唐蒙在经宜宾到镇雄一线进入夜郎,还完全道不通的情况下,必须要走的道路。故而学界以从合江进入赤水、威信一带,以此路为进入夜郎的最近路途为理由,且以“莋关”不可能在川西的汉源,因为从那到贵州,还隔着一个云南。唐蒙不可能走最远的道路。故而认为郦氏是根据自己实际考察而获得的真知及其地理学的深厚功底,判“筰关”乃“符关”之误,将这则史事定为“出巴符关者也”

3434_副本.jpg

云贵红军桥,其实也应是唐蒙夜郎桥。刘世艳摄

更为可笑的是,郦道元之说,得到了清朝大学者王念孙等人的支持:“符关即在符县,而县为故巴夷之地,故曰巴符关也。汉之符县,在今泸州合县西,今合江县南有符关,仍汉旧名也。若筰地,则在蜀之西,不与巴交接,不得言巴筰关也。”。

此说基本上已得到当代夜郎学术界的公认。《夜郎研究述评》亦承认“筰”、“符”形近易误。“总之,从北魏、宋朝乃至清朝,唐蒙自巴国的符关进入夜郎已是主流的学术观点。学界均认为“麻烦均由自以为是的清儒的“筰关”所造成。”

事实是这样的吗?“夜郎马帮”注意到,《史记• 西南夷列传》记载夜郎的相关情况,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使者还,因盛言滇大国,足是亲附。天子注意焉。说明唐蒙进夜郎见多同时,夜郎道不通。

而此前:“始楚威王时,使将军庄将兵循江上,略巴、蜀、黔中以西。庄者,故楚庄王苗裔也。至滇池,地方三百里,旁平地,肥饶数千里,以兵威定属楚。欲归报,会秦击夺楚巴、黔中郡,道塞不通,因还,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十余岁,秦灭。及汉兴,皆弃此国而开蜀故徼。巴、蜀民或窃出商贾,取其筰马、僰僮、髦牛,以此巴、蜀殷富。”这段话记载了秦朝统一中国后,为控制西南地区,在四川宜宾和云南曲靖间修了一条大道,路面宽五尺,故称五尺道。巴、蜀民从这条道路上,取筰马、僰僮、髦牛,以此巴、蜀殷富。因此,巴蜀两地都很富裕。

从这段话看,出现了一处叫“莋马”的地方。但是,在这里,“莋马”并不是一个名词。而是“莋”这个地方出产的马的意思。这是司马迁用句的高妙的地方。还有一句:僰僮。因此,后来文中又出现巴蜀莋关之时,我们的理解就应该是这样的,自巴蜀之地,从:“莋”的“关”,而不是“莋关”,去加以理解。“莋”是“莋国”的代称,同时还指竹篾拧成的索搭成的吊桥。关指关卡,关隘,因此,大略到此,我们可以这样推断,唐蒙自巴蜀之地,进竹篾拧成的索搭成的吊桥过了关隘,进入了夜郎。但是,这个理由是对的吗?它还得经过事实的认证。

999999.jpg

桥边的红军长征纪念碑。李才武 摄

提出这个观点,就是要推翻史学界对于唐蒙经合江一线进入夜郎的权威定调。风险很大,也很是不自量力。因为古代郦道元之说,uscntv,就得到了清朝大学者王念孙等人的支持,而现实学界都差不多这样定调了,唐蒙是从巴符关进入夜郎的,这个地方就在合江。

“夜郎马帮”注意到,公元前135年,僰道从宜宾经镇雄一线进入夜郎的牂牁道,还没有开通。但是,从成都到宜宾再到盐津一线到曲靖的五尺道,在秦始皇时就开通了。

故而唐蒙就经巴蜀之地,带万余之众,携带锦帛,经从秦时开通道曲靖的五尺道,到了夜郎国的边界地界。我们还注意到,五尺道自东川会泽、者海、东川一线的,到川南的盐源这一带,以牛栏江为界与夜郎临界的牛栏江以西地区,是古笮国属地。唐蒙从这里的笮国进入夜郎,是可能的一条道。但是,从这一带进入夜郎,路程会比从五尺道盐津这个重要节点南下彝良奎香,经横江河谷进入夜郎远很多。极为不便。《史记• 西南夷列传》记载了唐蒙了解蜀贾偷运枸酱到夜郎出售获利这样一个秘密。因此,唐蒙进入道不通的夜郎,势必要借助蜀贾的力量。也就是说,他肯定要依靠蜀贾带路,解决夜郎道不通的难题。

“笮”通“莋”。 北魏 郦道元 《水经注·江水一》:“县,即 汶山郡 治, 刘备所置也。渡江有笮桥。” 笮桥,指用竹索编织而成的架空吊桥。“莋关”,取其意,就是用竹索编织而成的架空吊桥设成的关卡、关隘的意思。记者在牛栏江流域走访,了解到牛栏江流域交通不便,是古笮国与夜郎国的界河,美国新闻网,因此,到现在牛栏江还有千古遗风,从江上“过溜”,而吊桥也是牛栏江的一道特殊的风景。因此,唐蒙进入夜郎“自巴蜀莋关入”,根据一系列的背景可以推断出,他经过今重庆、四川,从“莋关”进入夜郎。就是经秦五尺道,在蜀贾带路的情况下,经从用竹索编织而成的架空吊桥设成的关卡、关隘进入了夜郎。夜郎部族喜竹,在后汉书和彝文古籍的记载里,我们都可看到。夜郎竹王家喻户晓。研究夜郎文化,这是一个常识。结合古风、民俗、交通等古夜郎国的多种资料,“夜郎马帮”破解唐蒙进入夜郎路线的“莋关”这个千古之秘,再结夜郎竹缘。

夜郎马帮注意到,在《史记• 西南夷列传》里,秦统一中国后,为控制西南地区,在四川宜宾和云南曲靖间修了一条大道,路面宽五尺,故称五尺道。把蜀地原来的边界当作关。故而“莋关”既可理解为是莋国与夜郎国的边界的关隘,也可进一步理解为在“莋国”与夜郎国边界,通过竹索编织而成的架空吊桥连通对岸的夜郎的特色的关隘,这样,唐蒙进入了夜郎。

4343_副本.jpg

中国大江大河潜藏着精英文化智慧。摄于云贵红军桥。李才武摄

但是,从秦五尺道而来,从宜宾出发,经五尺道到盐津,从盐津以南的彝良这一带进入夜郎,是最近的路途。带着万余之众,唐蒙当然不会走远道。从牛栏江进夜郎。因为在昭通以北,关河以东的盐津,就是沿秦五尺道而来,从此南下彝良一带经洛泽河进入夜郎的最佳路途。唐蒙不识道,但偷运枸酱自盐津这里到夜郎出售的蜀商会告诉他。《史记• 西南夷列传》的记载里,有唐蒙在番禺了解枸酱的来由,还有在长安向蜀贾了解枸酱产自哪里这样一些情况。蜀贾告诉他枸酱独产自四川,蜀贾偷运到夜郎出售。这是唐蒙获取的今入夜郎的军事情报。而蜀贾进入夜郎,是很早的事,他们必走最短的路线,因为这样省钱省力,节约成本。这是商者千万年不变的法则。

盐津为秦五尺道出宜宾后一大关隘。在1;12000000的中国地图上我们就可看到,在盐津有一条大河,叫盐津河。经从网上查证,盐津河古称门水,位于盐津县之中部。小河口至盐津桥温泉段称盐津河,温泉至苍头坝称东门河,苍头坝至锣锅坎段称茅坝沟,锣锅坎至石亢坝段称后水沟,石亢坝以上称山羊沟。发源于石亢坝老木娅,由北往南流经县城东至岩栈口,转向西流至底水坝,再转向北流注赤水河。进盐津进入大关,路线最近。在这里,发源于鲁甸的还有一条江,经昭通,流经在上游大关境内,称为关河;在盐津境内,被称为朱提江;在水富境内,称为横江。而发源于威宁草海的拖倮河,流经大关境内与关河汇流,但是从彝良与威宁云贵交界以下,就叫洛泽河了。2017年上半年,中国大河风暴·走进洛泽河报道组曾经到这一带采访红军乌蒙转战。由此可见,经盐津,到奎香,从云贵红军桥跨过横江河谷,就进入了夜郎国。沿横江河谷往东南方向走,就到赫章可乐。往西南方向,就进入迤那、中水。因此,从路途最近,最为省力省时等,又有蜀贾秘密带路,结合夜郎风俗、水魂,我们又可作出判断。今云贵红军桥,就是唐蒙最初进入夜郎的“莋关”之最为理想之地。以秦民间商道早于西汉开辟南丝路,这条道,是很早就踩了出来的一条秘密的通道。而这条道就在大江大水的横江河谷之间。看来,有大江大河就必然潜藏大智慧,而这个大智慧,就是来自于民间的智慧啊!

唐蒙取蜀贾之智而成大业,进入夜郎。从公元前135年开始,西汉王朝由唐蒙主政开修由宜宾经镇雄的僰道——五尺道、牂牁道,历时14年后,夜郎灭而汉室兴,不怪别人,就因唐蒙采用的,是人民群众的大智慧。是集众人之智,尊重群众,回报群众,开辟西南丝绸之路,从一开始就得到民众的大力支持的结果。故西汉以后,贞观之治,唐太宗李世民总结说:民若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出自《荀子·王制》,意思是水可以载着舟行驶,同样也可以让舟覆灭。唐太宗李世民常用此话告诫众人,久之成了李世民的“名言”。

热点新闻

重要通知

服务之窗

关于我们| About us|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供稿服务| 法律声明| 招聘信息|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国新闻网的立场和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美国新闻网由欧洲华文电视台美国站主办 www.uscntv.com

[部分稿件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邮箱:uscntv@126.com] [电话:0086-18610681038]